但奇妙的是,在《一生所爱》之后的表演

简介: 但奇妙的是,在《一生所爱》之后的表演,他依然是这这种投入状态,甚至更甚,但却丝毫不给人那种自恋又戏多的感觉了,我想也许所谓的“戏多”,其实是人所处的境遇的复杂与

上周,突然有媒体爆出洪涛导演即将辞职离开湖南卫视,迅速引发热议成为热搜榜第一名,不过很快,洪涛导演发了微博定位在湖南广电表示“不忘初心”辟谣了,不过这辟谣看起来也有些模棱两可,是指不离开湖南广电呢,还是指即便离开了也不忘出发的地方,这就又留给人们讨论的空间了。

但这次突然登顶热搜榜,让人想起这季《歌手》第一期录制时的“洪涛哭了”,也是迅速登顶热搜榜,开播导演流泪、收官不忘初心,让人不得不联想是否在为即将到来的总决赛预热。

不过别误会,我绝没有怀疑过洪涛导演的“流泪”与“初心”,我相信那都是真情实感,只不过是在合适的时机所流露出的真情实感,是将情感释放得更加实用而已。

《歌手》已经第六个年头了,到了这一季,我想你身边除了那些忠实的音乐综艺爱好者外,已经没什么人会讨论节目了,以我从微博的关注与转发评论来看,它从第二第三季播出时的那种全民讨论的话题与热度,逐渐退回到了音乐爱好者的圈子内。

在第二第三季时,尤其是总决赛直播,微博上会出现“小春晚”式的盛况,段子手编段子、观众吐槽车祸、很多领域的KOL也都发表着喜恶与见解,而到了第五季的总决赛直播时,我微博首页上除了乐迷外已少有其他领域与群体的人在讨论了,而这一季的总决赛就在下周,我想同样会在低调里落幕。

当然,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发展、上升、鼎盛与衰落的过程,《歌手》在众多综艺中能坚挺至此已属难得,衰落的原因我想有很多:一是华语乐坛资源的消耗与枯竭;二是观众对这种模式与形态的审美疲劳;三是音乐消费进一步分众化的进行瓦解着大众关注;四是受网综冲击下的电视综艺大环境的萧条;五是国家政策的限制与管控;六或许有着节目团队的人员变动(这点我并不了解,不多加猜测)…

总的来说,全面夹击、举步维艰,其实在这季《歌手》播出前的2017年底,我就发过一条微博说,“2017年是一个转折点,从2012年开始华语音乐依靠综艺而红火的幻象在2017年破灭,综艺靠消费乐坛而反建立起来的全民音乐注意力,因为可利用资源的耗尽将不复存在,明年开始将进入一个新的时期。

从前五季的经验来看,《歌手》节目音乐上的精彩,要有以下五种歌手角色:一鸣惊人的新人黑马,众望所归的(准)歌王,现场震撼的Vocal系歌手,具有录音规格与回味性的唱片歌手,精彩的改编演绎者。

但是在这一季,这五种歌手角色都不尽如人意,我们逐个来分析一下:一、新人黑马的走眼《歌手2018》是唯一“推新失败”的一季,前几季成功的如第一季的黄绮珊(在大众视野里算新面孔),第二季的邓紫棋,第四季的黄致列,第五季的迪玛希都是当季获得关注与受益最大的歌手,其中第三季是“全明星阵容”首发没有新人,但即便是踢馆失败的李荣浩,也在一轮游后大火。

当然是,如果以唱片标准来说,她的音色潜质甚至要高于往季的黑马们(前提是都是中国人,都生长于中文环境),她的嗓音有着黄种人很少见的辨识度,容易让人想到欧美时下当红的Dua Lipa,这样的音色复古又现代,能兼容的曲风非常多,灵魂、嘻哈、雷鬼与爵士,如果你听欧美当下的排行榜音乐,就知道嘻哈与雷鬼的强势,这是一个具有当下国际流行潜质的声音。

然而张天在《歌手》上的表演,除了返场的《走钢索的人》以外,都是场场被吐槽,她条件明明出色,但为何却是一个失败的人选?

因为对于张天这样的歌手来说,她的卖点是“属性”,而不是“能力”,能力是可以经过训练与经验来塑造的,但属性不能,属性是天生的,无法复制。

张天并未经过太多历练,她是能力缺乏但属性优异的歌手,属性型的歌手不适合参加唱功竞技类比赛,而是适合保留璞玉的特征,在一种懵懂单纯里,在璞玉的特质尚未被自己或师长肤浅的认知的污染中,被唱片公司或有经验的制作人给选中,然后根据其特质量身打造唱片,这是属性型歌手出道的正确方式,如果要选秀,也应该去参加偶像型的选拔,而不是唱功能力型的选拔,你能想象Dua Lipa去参加《英国好声音》吗,那是暴殄天物。

所以张天来《歌手》本身就来错了,挑中她的人是眼光出错了吗?

“能力”并不是一个值得稀罕的东西,只要对自己狠一点,丢进风里雨里去锤炼与经历,能力多少都能上升;而“属性”却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它经历不来,甚至在恶劣环境下要反经历才好,属性发光的人,他的灵气的指引怎么舍得自己去磨损呢?

苏诗丁是“属性普通”但“能力突出”的歌手,苏诗丁的能力是经过长年累月的声乐训练、大学教育、参加无数比赛而获得的,这样的歌手是很适合唱功竞技类的比赛,适合参加《中国好声音》、青歌赛,她能拿到《天籁之战》的冠军就能证明其能力。

她的唱功、稳定性远在张天之上,也来对了地方,然而并未获得比张天多出多少的赞誉与宠爱。

她的问题主要是心态,来到《歌手》上,似乎很胆怯,心中无底,于是每场费尽心思,一位选秀新人与乐坛众大佬坐在一起,生怕自己呈现出来的作品分量不够、精彩不够、能力不够,一次次过度改编、用力过猛、展示繁杂,除了返场的《红眼睛》称得上精彩外其它表演都适得其反,反倒没有《天籁之战》上那粗糙、直接、毫无羞怯与遮掩的拼嗓门来的有感染力。

所以说“属性型歌手”与“能力型歌手”是两种发展与境遇:“属性型”歌手,在懵懂无知中就被唱片公司选中发了单曲,制作精良、音色讨喜、旋律流行上口,作了芒果脑残偶像热播剧的主题曲,并在枓音上广泛传播,人们一边吐槽这歌俗一边被洗脑。

“能力型”歌手,经过常年的刻苦练习与无数大小比赛的历练,终于走到了《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开口导师就转身,比赛视频在网络上热转,观众表示厉害,震撼,秒杀XX(一般是那英或薛之谦),然而赛后无消息,偶尔又出现在另一档综艺节目上,网友惋惜,唱功这么厉害的歌手怎么就没有一首歌能红呢。

霍尊也是属性型歌手,经过几年的历练,能力也有所提高,但并不足以支撑他在竞技型比赛上出彩。

因为走融合中国传统音乐路线的歌手,若要在综艺上大放异彩,单属性优异是不够的,而且需要很强的能力,要么要像龚琳娜一样有超强的唱功与声乐技术(龚琳娜还有老锣),要么就要像刘欢一样有深厚的底蕴与扎实的研究,这两者霍尊都没有,他真正开始涉猎并学习中国传统音乐,也仅是在两三年以前,而此前是受岛国音乐影响较大。

所以他既难以在声音上震撼观众,又无力在曲式上与音乐结构上触及本质,仅靠一个有美感的音色来撑,在一个常态的音域与音乐形态里演唱,本质上来说跟一般的二次元古风歌手没有太大差别。

所以他的表演,如果没有复杂的层次与改编,整首会因声音的缺乏推动与变化而听起来很无聊(如《你好吗,少年》);如果有复杂的改编与想法,又会因为匪夷所思的脑洞而令人摸不着头脑(如《小草》与《幽灵公主》的混搭,河北梆子与放克舞曲的大跌眼镜)。

看他聊起这些歌曲的想法,多是说要展现与传播中国有特色的地方音乐,传承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等等。

我上学时认识不少这样的同学,多是家庭条件优越、经历简单的孩子,他们的想法与思维似乎都能用最基本、最教条、最具概括性、最泛泛而谈的词语来描述,但同时他们也又很真挚、很认真,让人不忍去破坏他们的简单。

但这种简单也是霍尊独特属性的一部分,因为从长相上来说,他并不属于美型或绝色的那一类,但是却能撑起这种仙气飘飘、纤尘不染的艺术形象,我想这不仅需要非常良好的气质与修养,而更重要的就是人的单纯与无念,你能想象薛之谦去走这种路线吗?

而且你们有没有发现,如果拿霍尊与李玉刚比较,李玉刚的唱功与表演功底比霍尊要扎实多了,甚至也“美”多了,但李玉刚总有一种早年夜场反串演员的气质,而霍尊却丝毫没有夜场气质,我想这也许与家庭出身与生长于优渥环境有关。

二、Vocal系歌手的文化隔阂、唱片型歌手的走偏这两种角色是《歌手》舞台上不可缺少的类型,可以放在一起来对比分析。

现场与唱片其实是两种形态,两者的侧重点不同,现场侧重于感染力、听觉刺激、视听氛围、即兴的灵光与新意,而唱片则更侧重于耐听度、回味性、平衡感、深层次的意义与表达。

Vocal系歌手,其实是一个网络语言,源于早年网络上讨论欧美四大天后的时代,指那些音域宽广、高音出色、声压强大、技巧突出的歌手,一般多是女歌手,其优势是:直观、震撼、最能情感、最容易出黑马、欣赏门槛低(欣赏价值不一定低)、是唱歌综艺里最标志性的角色。

细数下历季的Vocal系歌手第一季:黄绮珊、林志炫、彭佳慧;第二季:邓紫棋、韩磊、茜拉;第三季:韩红、谭维维、郑淳元、李佳薇、半个张靓颖;第四季:半个李玟;第五季:谭晶、林忆莲、袁娅维、迪玛希、杜丽莎、林志炫、彭佳慧;第六季:Jessie J来一张 Vocal系的《歌手》全家福Vocal系歌手的扎堆并不会使节目变得更好看,太多的话反而会让观众觉得吵(比如第五季的前期),但Vocal系歌手的缺乏缺会导致基层电视观众的流失,因为没有了直观的听觉刺激,没有了最通俗易懂的“厉害”,把重点转移到了改编与音乐性上后,欣赏门槛提高了,听起来没有那么淋漓畅快(比如第四季)。

第三季时是《歌手》的巅峰,而到了第四季关注度与讨论度有着断崖式的下跌,我认为就是第四季缺失了这种最鲜明的角色的缘故。

而且这一季的代表是Jessie J,虽然她的vocal技术是六季以来之最,但因语言与文化关系还是与观众隔了一层纱。

Vocal系歌手在现场表演少不了浓烈的情感驱动,那些最能观众情绪的表演,比如黄绮珊的《离不开你》、邓紫棋的《存在》、茜拉的《最长的电影》、谭维维的《乌兰巴托的夜》、韩红的《天亮了》、谭晶的《九儿》、袁娅维的《开往春天的地铁》,其实都离不开汉语的语境与文化,Jessie J虽然Vocal技术超越了上述所有女歌手,现场的完善与成熟也是一流,但是因为语言与选歌,很难说有哪一首达到了上述这些歌的情感震撼。

而第四季虽然Vocal型歌手欠缺,但相比较这一季,却是非常特别的一季,因为缺少了声音镇场子型的歌手,从而迫使歌手们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改编与表演上,让第四季的音乐成为六季以来,最不乌烟瘴气、最接近唱片审美与品质、最有音乐性、改编张力与音乐品位最平衡且舒服的一季。

第四季我曾经认为是一个转折点,是节目审美与对观众的引导从现场形态向唱片形态转移的一季,如果转型成功,不仅能缓解之后资源匮乏的问题,同时对观众的审美也是一种正向的引导。

而且这一季的表演,李玟、容祖儿、黄致列还在舞台上展示了精彩的唱跳的一面,“唱跳”是市场型唱片歌手的舞台表演的重要方式,而不是韩红、孙楠那类卖不了唱片的晚会型歌手的舞台表演方式,前者无疑更符合时代与市场。

可惜的是,这种转变在第五季时又被打破了,第五季其实也很精彩,但这种精彩的方向却辜负了第四季为转型而付出的代价。

我认为是第二季的品冠,此前录音棚歌手在唱歌比赛中是没有竞争力的,品冠的演唱从表演本身而言是失败的,但是却开启了一种新的可能,在品冠之后,才有了第三季的陈洁仪。

但陈洁仪与品冠的表演,在电视播出后来听很多观众很喜欢,可是却不能令现场投票观众买账,两人都是一轮游。

李健的参赛大获成功,改变了人们对于唱片歌手的一种印象,记得那时很多人都吃惊原来不飙高音、唱腔细腻轻柔的歌手也能与那些大嗓门一较高下。

而事实上,李健是同时集合唱片型与现场型的歌手,他外在听似轻柔内敛,事实上有着很强的Vocal技能,弱声技术一流,现场声压强大,属于深藏不漏型。

细数历季的唱片歌手第一季:齐秦第二季:品冠第三季:陈洁仪、李健、半个A-Lin第四季:徐佳莹、张信哲、老狼第五季:林忆莲、李健、光良第六季:半个张韶涵(其中林忆莲是现场与录音功力都达到一流水准的歌手,齐秦是录音歌手,但第一季参赛时节目组看中我想的并不是他这方面的属性,而是其地位与资历)这一季的“唱片歌手”便是张韶涵,但张韶涵这一季的表现却也并不很令人满意。

如果你看过此前她在《全能星战》上的表现,那么多半也能推测在《歌手》上也不会很出色。

而且对于节目组来说,她也并非是《歌手》的首选之人,第五季的时候据传张韶涵就要参赛,但后来替换成了杜丽莎,说明在洪涛的眼里,张韶涵的看点是不如杜丽莎的。

对比张韶涵与杜丽莎的表现,确实差距不小,但杜丽莎在第五季的第四期就被淘汰,而张韶涵可以在这一季可以通关,足以见两季整体人选与实力的差距。

张韶涵也是属性型的歌手,而不是能力型的歌手。

而她的音色却具有非常强的唱片价值,澄澈、单纯、自由且高亢,灵气十足,充满旺盛的生命力以及对未来与大世界深切的好奇感,同时还有一股童稚、酷劲与倔强暗藏其中,这样的声音非常适合用来诠释梦想与青春,以及小的我在闯入大世界后的惊奇与勇敢。

但可惜的是,她在《歌手》上的表演并没有发挥出属性优势走“音色路线”,而是要走“能力路线”。

整季来只有三首歌还可圈可点:《阿叼》、《流浪记》与《漫步云端》,而这三首都是与她早期专辑、声音属性、个人成长有联想与关联的,《阿叼》最出彩的那一句“你是自由的鸟”完全就是曾经《寓言》的呐喊再现,《流浪记》唱的就是个人经历与成长,《漫步云端》取了刚出道时《海豚湾恋人》里的称号将回忆串烧,也就是说这三首才是适合她的属性型路线。

她想证明能力,一开始是想展示多变,有点像第三季的张靓颖的路子,彰显自己各种类型与曲风的歌曲都不在话下,于是分别尝试了大陆民谣、成熟都市男人情歌、戏曲古风、欧美流行,但结果除了《阿叼》外都很失败,到了第六期因为《流浪记》的广受好评开始转为苦大仇深、悲悯哀怜路线,于是有了《追梦人》、《在人间》、《再见青春》、《追梦赤子心》这种仿佛是海外富家女体验本土打工妹生活的表演,其中《再见青春》相对好一些,那还是因为“青春”,这恰又是与她本身音乐形象有关联的内容。

她即便要塑造“苦”,那种适合她的“苦”也是青春的挫败与失落、成长的风吹雨打、童话式的颠沛流离,而若要诠释厚重而微言大义的人间苦海,就少了很多内容。

突围赛上她串烧了自己早年的经典老歌,引发网络上的一片关于青春与回忆的感慨,两千年初的华语乐坛对于八零末九零初的孩子来说是一段十分美好的记忆,前段时间我又重听了张韶涵早年专辑里的歌,发现不仅是那些励志金曲、失恋情歌很经典,她所涉猎的很多当时潮流时尚的曲风,都表现很出色,而且那些歌曲也很有那个年代的特点,很多歌都在同辈的那一代女歌手中能找到相似的影子,试想如果她在《歌手》上去翻唱了她们会怎样?

她的《口袋的天空》、《呐喊》,那些由华丽而磅礴的弦乐包装的流行摇滚,让人想到F.I.R乐队的那些大气而澎湃的经典对她来说是多么合适;她的《Mama mama》、《保护色》,那个年代流行的嘻哈、NJS节奏配上酷劲十足的说唱,在萧亚轩、李玟的专辑中能找到相似的影子;她的《喜欢你没道理》、《香水百合》,甜心少女式的旋律与唱腔,唱首王心凌的歌也未尝不可;她的《欧若拉》、《直线》,宏大的异域风情越时空版的世界风音乐,想象张韶涵能把孙燕姿类似的主打焕发出怎样特别的生命…

可惜只能是想象,这一季马上就结束了,人们对于这季张韶涵其它方面的关注似乎比音乐要高得多,也许是因为流量担当让她在这季走到了最后,不仅因早年的八卦亲自下场手撕宿敌,同时还兼职了美妆博主、时尚博主,上周好像还成为了低碳饮食养生博主,张韶涵感觉要成为自媒体时代垂直领域的KOL…

三、准歌王的投机与乏力除了第一季的歌王羽泉,此后几季的歌王往往在第一期播出时就能猜到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最后夺冠的定是乐坛地位与资历最高的那一个。

然而就前五季来说,虽然地位是夺冠的首要,但除了第一季外,每一季的歌王的实力也都配得上这荣誉,称得上是实至名归,可能会因强劲对手有些小争议,但总体来说结果并不出人意料。

腾格尔的《天堂》与《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都给人以震撼,但他的问题是参赛期数太短,到第七期才补位,节目进程已经过去了大半,仅五场常规赛尚未展现出一个完整且系统的音乐形象,两场草原流行歌,两场革命老歌,一场抒情一场摇滚,能如何概括呢?

二是如果腾格尔是歌王,可以跟韩磊比较一下,这样一比差距就体现出来了,韩磊收放自如、刚柔并济、能缓能急,强声宽宏震撼、弱声轻盈有根、表达行云流水;而腾格尔在暴烈、释放、强悍中自然厉害,但在收敛、轻柔、缓和中就欠缺了些,他的演唱都是大对比、大情绪、高强度,缺少弱声与现代感的表达。

而若歌王是Jessie J与汪峰,我把之前发布在微博上的评论搬过来看完常规赛,我对汪峰与Jessie J的表演都有些失望。

汪峰是彻底把娱乐化的选歌进行到底,这季的选歌都过于取巧、过于让群众喜闻乐见,他呈现出来的都是一些外壳包装精美但内在缺乏力量的作品,喜欢用技术性强的精致的编曲去包装“小众”口水歌,无论赋予他多么冠冕堂皇的口号与使命,比如扶持原创、给小众音乐人机会等等,但总之一首有力量有内涵的演绎都没留下。

我本期待的汪峰是那个久违的散发着Jim Morrison、Pink Floyd气质的汪峰,尤其是两个月前听过他的新专辑《果岭里29号》之后,更期待《歌手》上出现的是那个《晚安北京》、《女士》、《风暴来临》甚至《花火》的汪峰。

起初他说有600首备选歌单,我本以为这些歌会是中国地下摇滚、独立音乐以及经典唱片里被时间淹没与遗忘的深度与人文兼备的佳作,再配以汪峰身上布鲁斯的血液,编曲依照《歌手》节目的一贯手法,混入欧美经典摇滚片段,与曾经影响了这些歌的根源之作相遇并致敬再进一步产生新的火花,想必是非常精彩的。

然而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如此流行且机灵,操弄着二次元、枓音神曲、网络小众情怀、转基因民谣审美与独立音乐名头的汪峰,面面俱到、四平八稳,重参赛策略大于艺术表达,懂得如何用最主流层面的语言与最通俗的审美与情怀去俘获大众。

《无处安放》是首先建立起一个伉俪情深贤夫良父的形象,《普通Disco》是降低身上的严肃感拉近与大众的距离,《下坠》主打扶持原创音乐的责任与情怀,《儿时》直击当下转基因民谣的大众审美,《Mr.man》是在主流摇滚明星的道路上引吭高歌,《所有人都在玩手机》更是深知当下年轻人的关注热点投其所好,《狗日的青春》是安全的叛逆与性情,《再也没有》更是把抖音神曲填充得五脏俱全…

当然也有可能是前几年被舆论黑得太狠,他明白把所有的精力与智慧都放在塑造主流成功的一面或许会更加实惠(我怀疑他用了章子怡这两年的公关团队),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一期,章子怡抱着孩子去看他的彩排,他在台上唱,唱完下来后章子怡拿着一个挂着水晶链子的苹果手机说,我全给你录下来了都,回家给我好好听听,告诉你哪一句有问题。

一个国家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摇滚半壁江山,竟呈现出了这么一种质朴、亲昵、家常又粗糙的交流艺术的方式,可爱之余,也让人觉出这个汪峰确实跟以前不大一样了,这也许是曾经摇滚的汪峰与如今娱乐的汪峰的一种和解,但对观众来说却是一种遗憾。

这一季的表现基本就是“中国特供”,唱的像是《中国人必听英文歌100首》,还是十几年前流传的那种歌单。

唱西洋老歌当然没有问题,问题是Jessie J如今在欧美早已经抛弃了那一套,往更高的格调与层次上去了,像《My heart will go on》与《Reflection》这种歌,在欧美她是永远都不会唱的。

而且在已经唱的十一首歌里面,有七八首都是在欧美其他电视节目、选秀综艺里反复唱过的歌,编曲也很低配,赛前我还担心会不会因过于投入,会像郑淳元、迪玛希似的学汉语唱蹩脚的中文歌,现在看来是多虑了,她其实连学新的英文歌的兴趣都很小。

一位歌手只有在唱符合自己意识层次与审美的作品时候才有真正的生命力,如果你骨子里是摒弃那一套的,然后硬要表演那无论如何都有一个根本性的表达是缺失的,所以她这季的表现在熟悉她的观众看来,总觉得发挥只有3、5、7成,这些表演中除了那首《Purple Rain》,人们地评价多是“牛逼、教科书、碾压、支教”,而少有“流泪、感人、艺术、回味”。

要知道,一位歌手表演的热情、投入度、竞争欲、对掌声的期待与对失败的忐忑都是最具感染力的内在支撑,对于观众来说,没有比这些更能直接且真挚地感受到了,然而她太强,这些东西都很难有。

当然原因我想有几点:一是受众,对于广大中国电视观众来说,节目组会认为无必要让她去呈现与自己目前的审美水平与艺术追求持平的东西,就唱一些“西洋经典”会更划算。

就好比是张靓颖被邀请去参加越南版《歌手》,我们都知道华语影视与音乐在越南非常火,节目组给张靓颖的宣传头衔是“亚洲最国际化的女歌手”,众星捧月,开播第一期,在越南的“歌手之家”,同为参赛歌手的越南人气偶像组合HKT的成员看到张靓颖后惊叫,OMG,我感觉我已不能呼吸!

)然而张靓颖参考了Jessie J在中国《歌手》的选歌路线,在这一季中,张靓颖多场拿第一,竟演曲目分别有:邓丽君的《甜蜜蜜》,王菲的《容易受伤的女人》、陈慧娴的《千千阙歌》、赵薇的《有一个姑娘&情深深雨蒙蒙》、F4的《流星雨》,惠特妮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降2key版)、迈克学摇滚的《Take Me To Your Heart》,还有当下在越南热播的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主题曲。

四、“来”不逢时的精彩改编者不同于超实力者的懈怠与准歌王的投机,这季有三位我认为最具诚意的歌手:KZ、华晨宇、李泉。

KZ是这一季在演唱上最出色的歌手,技术完整、动静皆宜、情绪浓烈,纤毫入微的演唱完全就是唱片级的演绎,但可惜的是由于语言与文化的隔阂,她受到的关注与赞誉与她的表演无法匹配,仅五场就淘汰非常遗憾。

李泉突围赛的《Sunny II》令很多人感到惊艳,人们说就像是《歌手》上的《头号玩家》,以他的改编能力,本该在这个舞台上大放异彩,但是他的表演,有一个明显的分界线,就是第七场的《一生所爱》。

在《一生所爱》之前,李泉似乎在客串一个有古典钢琴底蕴的《好声音》学员,唱的全是选秀“大俗歌”,听得很乏味,而他为了把这乏味变得不乏味,用一种过于投入的状态去演绎,产生了一种违和感,很多观众说他自恋、抓马、戏多。

但奇妙的是,在《一生所爱》之后的表演,他依然是这这种投入状态,甚至更甚,但却丝毫不给人那种自恋又戏多的感觉了,我想也许所谓的“戏多”,其实是人所处的境遇的复杂与严重性配不上情绪的投入度,对音乐来说也是如此,当这作品的深度与音乐性配不上他表演的情绪投入时,“戏多”感就油然而生,而一旦两者相得益彰,处在同一层次上,那么感觉到的不会是做作,而是真正为艺术的投入、沉浸与忘我。

所以说,当你在符合自己审美与追求的水平线上真诚表演、从表达自我为真正的出发点不媚俗观众、怀揣着巨大的兴奋与忐忑对一首作品注入自己的心时…

如果说李泉在这季唱了一半的“自己”,那么整季自始至终都在唱“自己”的,则是华晨宇。

这一季他贡献出了三首非常精彩的改编,《双截棍》、《山海》、《假行僧》,这三首作品的复杂性与成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曾经大爆网络的《我的滑板鞋2016》,《我的滑板鞋2016》当时能获得全网一片炸裂好评,而《歌手》这几首歌不仅热度不如前者,而且引发各种争议与质疑,可以说实在是件很遗憾的事情。

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华晨宇来晚了,他在音乐电视综艺日薄西山的时候才来,这时候表演所能引发的关注与热议都大不如节目鼎盛时期,而且人们对于综艺节目的模式已审美疲劳,经过五季的观看经验以及潜移默化的审美引导,还坚守着这节目的观众,其苛刻度与满足阈值已大大提高,如今还想获得一种引爆式的惊艳已十分困难。

而且华晨宇因为前年的《我的滑板鞋2016》已经引发了一次轰动与形象的蜕变,这种蜕变还得益于之前某综艺带来的网络“黑潮”而形成的触底反弹,从功利的角度来讲,如果华晨宇参加的是《歌手》第三、四季可能获得的会更多,虽然那个时候以他的能力也难拿出《假行僧》这样的表演出来,但就像是《我的滑板鞋2016》这样的演绎,一个六十分的作品就已经使广大电视观众感到惊讶且满足,再高一些的,带来的只是争议与超出普通经验而产生抵触之心。

他五年前时表演受到的嘲讽不比现在少,“装神弄鬼、套路、鬼叫、造作…

”我看过很多出道时属性发光的新人,因为另类、不成熟、夸张、造作而饱受批评与争议,于是出道以后他们不停地修正、改造、收敛自己,朝着行业规范、朝着权威标准去努力,想尽快地能被这个行业认可,于是几年后再看到他们,那些争议的槽点消失了,变得正确了,比起多年前已难找到破绽,但是你同时又会发现,他们变得已经没有生命力与吸引力了。

这恰是我如今所认识到的一个道理,即一个人散发出来的吸引力与生命力,绝不仅仅是由优点组成,而其中还包含着大量的缺点与槽点,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来说,你的虚荣、夸张、造作、笨拙、自恋全都是生命力的一部分,当你用品位与学习去隐藏槽点的时候,其实也就是在抹杀生命力。

缺点若不是经过水到渠成、铭心刻骨的蜕变与领悟,它不可能被真正消灭,你仅仅是压抑了它在身体里不让它出来,动用了你的精力与头脑,但结果其实没变,反倒令你拘谨、沉重、胆怯、死气沉沉。

华晨宇不一样,五年过去了,他的表演依然充满生命力,如今的表演与曾经的表演都是一脉相承的进化与演变,若你看过他的快男表演,看过他的《癌》与《无字歌》,会发现《假行僧》就像曾经的种子自然地开花与结果,但呈现出来的已是云泥之别,在这些表演中我看不到他跟五年前相比隐藏、压抑、胆怯了什么,如今的表演并非尽善尽美,甚至因为他处理上的毫不设防其实很容易去挑刺与批判,曾经的缺点很多依然在,但都在坦荡且真实的表达中,像正常流动的生命力一样,流动到了更加自然且恰如其分的位置。

”五、深知不易前段时间袁立开撕浙江卫视与《演员的诞生》的小编导,聊天记录被贴了出来,不少隐秘的“内情”被曝光。

在袁立与编导的聊天记录里,为了劝说袁立参加节目做挑战嘉宾,小编导用尽了恭维本人、连哄带骗、贬损对手、打空头支票等方式,最后成功说服袁立参加节目并中了“套”。

当时微博上传出了很多关于艺人统筹的情景化问题,考网民如果你是一个小编导,如何在几个各怀私心、互有、利益、情境逼仄的明星艺人之间安排与协调,让人看了眼前一黑。

记得那时是十二月份,恰好是新一季《歌手》要公布人选的时候,当时袁立的这新闻看得我五味杂陈,《演员的诞生》也算是一个明星竞技节目,而仅仅是袁立与对手一两个人,仅仅是一期或两期节目,就如此地需要煞费心机、处心积虑,那么对于《歌手》这种十几个明星,十几期录制而且备受关注的节目来说,那该耗费怎样的苦心与心力。

这里面要经过怎样的说服、协商、平衡、谈判与哄劝,以及之后的变化、意外、得罪与弥补,怎样让大牌们放心节目的“公正”与“不公”,这里面也许一言难尽。

都说有歌手们心知肚明的“剧本”,可我还分明记得韦唯那很具讽刺意味的“歌手精神致敬大奖”、齐秦的退赛与特别专场、张靓颖拒绝参加的突围赛、孙楠直到总决赛才幡然醒悟自己干不过韩红(尽管这在观众眼里一目了然);而如果没有“剧本”,可在这如此错综复杂而又三等九格的退场秩序里,也从未出现过真正的失控。

在洪涛哭的那晚,他说,感谢那些有勇气站在这个舞台上的高知名度歌手们,在这句真诚的感谢背后,是否也流露出了一丝失望与委屈?

2017年是华语音乐依靠综艺而红火的幻象彻底破灭的一年,也许对于一个乐坛来说,这是时代趋势与流行规律决定了这一切必将结束,而新的局面即将到来。

可是在这一年,《歌手》第五季还用尽全力凑齐了一个Diva盛宴,如果张敬轩、谭晶未被退赛,那第五季就如同是幻象破灭前的回光返照之景,如果第六季,真如所设想的完美局面,张惠妹千呼万唤始出来、Gai黑马通关、汪峰全力以赴、Jessie J大开杀戒,那想必更有着残灯复明般的幻景,我看到的,是电视从业人员奋力想违抗了、扭转了这走向,可是大势所趋,流行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那些封杀、退赛、不可说看似都是节外生枝的突发偶然,可也都像是这大洪流的迅猛而破开的缺口,不在这些处崩裂别会在其它处崩裂,个体无力回天。


以上是文章"

但奇妙的是,在《一生所爱》之后的表演

"的内容,欢迎阅读桃花娱乐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