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许晴说:“我是一个非常注意

简介: 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许晴说:“我是一个非常注意感觉的人…

近日,有网友在《花儿与少年》导演吴梦知微博留言:“想象 「花儿与少年 极光季」”,却收到:“没有了,勿念”的回复。

《花儿与少年》停播,花少三季终成记忆,可还记得可还记得花少第一季的点点滴滴,一场旅行,成就一生的朋友。

2014年4月25日,湖南卫视《花儿与少年》揭开面纱,五朵花儿+两个少年开启了一趟半个月的欧洲穷游。

本不打算关注这个节目,但郑佩佩(60)、张凯丽(50)、许晴(40)、刘涛(30)、李菲儿(20)五朵花儿的嘉宾阵容实在吸引我,每个年龄段的女人都有不同的思维和处事方式,这样的搭配旅行能看出各种问题。

每个人都有不可磨灭的闪光点一场旅行,最能看出一个人的价值观和处事方式,通过对比各人的性格特点愈发明显。

《花儿与少年》中的七位嘉宾,每个人都有不可磨灭的闪光点,每个人也都有缺点,只要理解,一切都不是问题,善良才是人的根本,而同行七人,都有着善良的本质。

看看七个人的星座:张凯丽、张翰、李菲儿天秤座,许晴、华晨宇水瓶座,郑佩佩射手座,刘涛巨蟹座,而他们表现出的种种也与星座属性莫名契合,天秤与所有人都能和睦相处,水瓶的主要问题在人际关系处理上。

“要想结为夫妻,先去旅行一次”,《围城》如是说,就拿车子出问题的那次和遇到登机问题的时候,有的人积极,也可以说是抱怨,有的人事不关己,也可以说是淡定。

通过一次旅行,不同类型的人一下就区分开了。

亦舒说:“我的理想生活是什么都不做,穿着诗韵的衣裳,开一辆白色的摩根,在石澳公路上飞驰,连锋头都不出。

”有网友说这就是许晴,被大家称为隐形的一姐。

小女人许晴VS女强人刘涛七位嘉宾中,被比较得最多的应该是许晴和刘涛了,她们有着让男人喜欢却又截然不同的性格。

《笑傲江湖》里的任敢爱敢恨的盈盈让人过目难忘,《建国大业》里的宋庆龄让人觉得宋庆龄就该是这样,想起“梨涡美女”,脑海中最先浮现的总是许晴,这是许晴的美。

“能成为刘涛的女人是有能力,能成为许晴的女人是有福气。

”“喜欢刘涛的能干大方和陀螺般热肠心,也喜欢许晴的优雅和那般不老少女心。

”许晴:“孩子气”的不老妖精常年有网友总结不老的“妖精”,赵雅芝、刘晓庆、潘迎紫总是榜上有名,现在看来,忘了最重要的一位。

《花儿与少年》中许晴是真美,动静皆美,是那种世外桃源一样的美,世俗的规则对她没有任何束缚,即使是岁月也对她没什么办法,发嗲算什么,什么公主病,本来就是公主,根本不是病。

到底是怎样的生活经历,才能让许晴在当年45岁还能保有少女心,不食人间烟火。

我想,不敷面膜的她“不老”可能真的是天生的,但也离不开后天良好的生活习惯,不熬夜,生理期不喝冰水不吃冰,非工作不化妆。

在第六期中,许晴流落异乡街头的经历让人心疼,一个女人45岁还能用“孩子气”来形容,我想这应该算是幸运吧;张翰翻遍每个垃圾桶找菲儿包包的举动实在太man;刘涛照顾喝醉了的花花实在太贤惠;中餐厅老板忙前忙后帮忙办签证不能更热心。

当许晴抽到轮值导游时,我想很多人都在等着看笑话,但许晴的表现却让人刮目相看。

虽然遭遇了这次旅行途中最混乱的一个晚上,但第二日她依然解决了各种问题,买早餐、买票、规划线路、租车、搬行李…

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许晴说:“我是一个非常注意感觉的人…

不得不承认水瓶座确实有不少共同的特质,水瓶女就是有感觉对了什么都好说,感觉不对就巨冷无比。

我也是水瓶座,追求开心、自由,对感情精神上的追求多过物质上,对钱财没概念,多就多用,少就少用,不愿记价格,心理年龄小于生理年龄,喜说走就走的旅行。

华晨宇也是典型的水瓶座,“我跟她(许晴)都是那种无所谓金钱的人,对钱没有概念。

首先我们不追求任何的物质,我们都是那种有多少钱就过多少钱生活的人,你给我一千万我就过一千万的生活,该怎么花我就怎么花,给我一百块我就过一百块的生活,不会对这种生活有抱怨,也不会觉得自己有很多钱就很了不起。

我跟她拿到钱的时候,都没有想要买的东西。

我觉得有些东西只有摆在街道的商店里才是最美的,我把它拿回家可能也不好看,所以我们俩就去好好地吃了一顿。

”从第一期节目开始,许晴和华晨宇这对灵魂伴侣一直是大家热议的话题,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人问花花,五个姐姐中最喜欢谁,花花必答:晴姐,这一期节目也不例外。

华晨宇说对许晴的感情,既不是恋人,也不是亲人,是凌驾于这两种之上的一种感情。

我觉得他就是在说,融合了友情、爱情、亲情的第四种感情,有时候觉得她是朋友,有时候觉得是恋人,有时候又像是亲人。

一个人再会照顾你,也不如心灵的契合,共同感受旅行的意义,许晴懂得感受也会表达。

”最幸福的,莫过于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旅行结束了,友谊却永存《花儿与少年》第一季的结束,总觉得有点匆忙。

三姐许晴选择用一封告别信寄托了内心思绪:“七个最熟悉的陌生人,熟悉着陌生,陌生着熟悉,熟悉着熟悉,陌生着陌生。

”当凯丽姐念出晴姐的信,这段旅行注解也为晴姐的“花少之行”划下了句号。

第七期刘涛戏言:“我们是来参加生存大挑战的”,道出《花儿与少年》:打着旅行节目旗号实则是生活与生存的游戏。

他们在音乐和建筑前流连忘返,成为经常“没钱了”团队的最大诟病,也开罪了一批生存状态的网友。

而许晴,则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最难能可贵的是,七个人的友谊并没有随着节目的结束而终止,此后多年,他们时常聚会,许晴会探班李菲儿、凯丽姐和菲儿会出现在花花的演唱会、刘涛为华晨宇当演唱会嘉宾、佩佩姐去看许晴的话剧、佩佩姐和菲儿合体现身刘涛的综艺、许晴受到质疑时张翰华晨宇力挺…

太多太多的私下聚会、同框,关系是真心不错。


以上是文章"

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许晴说:“我是一个非常注意

"的内容,欢迎阅读桃花娱乐的其它文章